Ms.Nobody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妈不给我带手机去学校我要怎么继续写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变数(2)

       “夏洛克?你没事吧?”茉莉手中抱着小婴儿,一脸担忧的问他。
       “还好。”一如既往的回答,看不出任何感情。
       “我知道你很伤心,但这不是你的错,约翰他。。。”
       “失去这样一位助手,我的确十分遗憾。但他的死是有价值的。”
       “价值?你只觉得遗憾?他跟你生活了那么多年,你却只觉得遗憾?”
       “事实上,茉莉,我很难再找到一位像他一样得力的助手了,这是我的损失,不过,在他的有生之年能为我服务,这使他的价值得以提升。”
       “夏洛克!你怎么能这么说,他对你那么好,不管在哪里他都陪着你,他为你出生入死,甚至为你献出了生命!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爱他!”
       四周一片寂静,夏洛克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动,不,他没有心,那么胸口的疼痛是从何传来。
       “我,我以为你爱他。。。夏洛克,我以为你爱他!我想,如果不是我,至少有人跟我一样,无怨无悔,忍受你的怪癖和目中无人,我很高兴,夏洛克,我很高兴你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有了自己爱的人!他爱你,夏洛克,约翰·华生爱着你,不管你是多么的冷酷无情,他任然爱着你!我以为你也一样,我以为你跟他一样用生命爱着对方!”
       “我错了,夏洛克,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我再也不会见你了,你是一个怪物,你是一台机器,只会进行着复杂的运算,而不会去爱一个人!”
       “你别想再见到他的女儿。”茉莉的背影在夏洛克眼前消失,麦考夫走上前来,看着自己的弟弟,眼中流露的是少有的担心。
       “你没事吧,夏洛克?”
       “我很好。”
       但之后几天的事情却超乎麦考夫的想象,夏洛克从221B搬了出去,无论哈德森太太怎样挽留都阻止不了他把东西搬出房门。他临走前甚至还说了一堆令哈德森太太要当场昏厥的话,这些都被记者们当场记录了下来,占据了整个报纸的首页,夏洛克名誉扫地,他跟以往的老友断了联系,虽然人们并不知道他是否把任何人看作他的朋友,他只跟麦考夫和雷德垂斯联系,也许是他需要警局和政府的帮助,人们纷纷猜测他这样所做是为何,这位世纪天才、智商超群、大名鼎鼎的福尔摩斯先生,是因为爱人的离去而伤心欲绝,与世俗断了联系,还是因为这唯一的失败而显露了自己的本质。
        “是的,我相信福尔摩斯先生是位冷酷无情的人,不然他怎么忍心离开那位伤心欲绝的老太太呢?关于他和不幸逝去的华生先生的传闻,我们也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们是情侣关系,就我个人来说,我更愿意相信是这位聪明绝顶却毫无感情的侦探先生欺骗了善良平凡的华生先生,只是为了有一个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的助手罢了。”
        电视机被关掉,夏洛克已经不想再看见屏幕中那位油嘴滑舌的主持人,这段讲话播出后引起了巨大轰动,人们纷纷议论这位神秘的侦探先生究竟是不是一个欺骗感情的骗子,有人认为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为了找出杀害自己爱人的凶手,但大多数人认为,他跟一台冰冷的机器毫无区别。
        而这位事件的主角却丝毫不在乎群众的议论,他跑遍了整个伦敦,找到了跟帕克斯·琼斯有过交集的人,从他的同学到只相处过几周的同事,他要求他们回忆起关于帕克斯的每一个细节,他要找到那个变数,而且他要确保自己没有变数。
       “帕克斯,他在班上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没有朋友,事实上我跟他不太熟,嗯。。。他不喜欢交际,在毕业舞会上看见他时我吓了一跳,高中三年他从没参加过任何聚会,除了毕业舞会。”
       毕业舞会?帕克斯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想去跳一场舞,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高三那年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嗯。。。发生过的事。。。哦,对了!高三下学期时安妮·斯基塔转到了我们班。”
       “安妮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跟帕克斯有交集吗?他们说过话吗?”找到了!安妮·斯基塔,这个转校生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引起了帕克斯的注意。
       “安妮,好吧。安妮·斯基塔是个婊子,男生们也许看不清楚,但是我们女生把她看得一清二楚了,她长得确实漂亮,是啦啦队的队长,每个男生都想跟她约会,但她是个爱慕虚荣的小贱人,她从不跟任何人确定关系,只是跟他们出去约会,掏空他们的钱包,然后十分抱歉的告诉他们她只把他们当朋友,然后掉下一大堆眼泪。”
        这位帕克斯的高中同学不屑地撇了撇嘴,又继续说道:“但男生们却还是希望当她那所谓的朋友,她装的很像,就像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哦,我的天哪!杰夫,你竟然想让我当你女朋友,我只把你当哥哥看,我多么想要一个哥哥啊,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我太希望有一位能保护我的人了。我还让你花了那么多钱,我一定要还你,我还以为这是一次简单的约会,就像哥哥陪妹妹出去逛街什么的,我真是太自责了,我只在乎自己,都没有考虑你的感受。'然后她就会掏出钱包,假装要还他钱,而那位男生则会百般阻拦,并且解释说这不是她的错,然后她就流下自责的眼泪,等几个星期后又再换一个目标,这样一来,所有男生都成了她的哥哥,为她花光兜里的钱。”
       “帕克斯跟她出去约会过吗?”
       “没有,她只跟既有钱又帅气的男生约会,帕克斯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穷鬼。”
       “你还记得那些跟安妮·斯基塔出去约过会的男生吗?”
       “这个嘛,让我想想,其实这不难,我只需要在毕业相册中找到那些帅气的男生就行了,杰克·沙克尔、尤安·泽勒、大卫·多吉。。。。。。”
        从帕克斯的同学家出来后,夏洛克的手里多了一条长长的名单,上面写着所有跟安妮·斯基塔约过会的男生,也许还有些遗漏,但这已经足够了。
        他回到新租房中,拿出在帕克斯引起的三次爆炸中的死亡名单,从杰克·沙克尔到伦考恩·卡特莫尔,所有跟安妮约会过的男生都在爆炸中丧生了!
       多么巧妙啊,帕克斯,用大型惨案来杀死你想要杀的人,这比一个接一个杀死他们要方便得多,你黑进了他们的电脑邀请对方来一次聚会,然后用炸弹让他们一命呜呼,所有人都会以为你是一个反社会的疯子,没人会想到你是为了一个暗恋多年的女生,就像电视里播放的那些庸俗至极的电影一般,痴情的男主角和对此毫不知情的女主角,只可惜你是一个疯子,否则这部电影一定很卖座。为了隐藏那雕像上的一点墨迹,你就将整座雕像染成红色,用血迹掩盖血迹。
       多么真实的谎言,现在,是时候将血红的帷幕拉开,展示出你内心深处的欲望,你不为人知的秘密,你的罪恶源泉,你想掩盖的那一点墨迹,你的变数。

变数(1)

        “那么,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福尔摩斯先生?”帕克斯·琼斯的眼睛里闪烁着微弱的光芒,这不像一个已经穷途末路的人该有的目光。
        “你这是在拖延时间,帕克斯,你已经无路可走了,放弃吧。”夏洛克的语气十分平静,这样的罪犯他见多了,但帕克斯十分聪明,光是追踪他就花了半个月的时间。
        在伦敦市中心引爆炸弹,又在网上发布视频挑衅警方,他既狡猾又疯狂,即使到最后一刻仍在抵抗。
他到底还有什么招数,夏洛克在记忆宫殿里仔细搜索,他知道这个人的所有心理特征,悲惨的童年、自残、心理疾病、反社会行为……他知道一切。
但是,为什么,那个人的眼神,如此熟悉……
        “福尔摩斯先生,你就像一台机器,对不对?从不流露感情,而且十分聪明,您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了。您有一个记忆宫殿,是不是?在那你可以找到一切,所有罪犯都逃不过您的追踪。”
       帕克斯坐了下来,嘴角上扬,眼中的光芒愈加强烈。
        “说句实话,我们俩是一样的人,先生,一样的人,但您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发生了一些改变,这使得我们变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您知道我有多伤心吗?我们本来可以一起干一些大事的,但您……有了感情,不,也许您一直都有。”
         感情?曾经有人说他没有心,但他有感情吗?夏洛克眼前浮现出华生的样子,好像在一个午后,华生说:“你不是个机器人,你还是有点感情的,虽然我很少感受到这一点。”
        帕克斯的声音又响起了,打断了他的思绪。
        “您一定认为您把我了解透了,事实上您真的是,您就像一台机器,推算着复杂的公式,最后得出结论。但是,我却在您身上找到了一个致命的缺点,不,这更像是一个变数,他能使您所有的演算都被推翻,因为他是一个,变数。”
         “您的冷酷无情是您的优势,但是,这不代表您身边的人也向您一样不具有感情,只要我抓住了他,我就找到了变数,这样,您的演算就毫无用处了。”
        “你再了解我又怎样,我也一样了解你。”
        帕克斯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手枪,将身后的衣柜打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里边昏迷不醒的人。
        约翰·华生,此时他本应在221B的房间里看着报纸,等着他晚归的室友,而不是躺在伦敦郊区的一间房子里昏迷不醒。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帕克斯用了什么手段骗他过来?现在的胜算有多少?现在要怎么做?麦考夫什么时候才能赶过来?
         “您在等您的哥哥吧,他过来了又能怎样?我还是会杀了约翰·华生,哪怕这是我做的最后一件事。”帕克斯眼中简直像是燃起了熊熊火焰,他眼中的疯狂就像一把刀一样对准了夏洛克的眉心,这种眼神,他还在另一个人身上看见过,他早该想到的,这两人如此相似,莫里亚蒂和帕克斯,他们不在乎生死,他们要他生不如死。
         “莫里亚蒂失败了,他的计划被提前破解了,但我不一样,我要完成他未完成的事,历史的浪潮中会留下我的名字。”
        “我很想亲眼看着这一切,可惜,我不能了。”随后,他开了一枪,但打中的却是他旁边的旅行袋。
        “你不应该认为我在收拾行李的。”
        该死,他忽略了那个袋子!夏洛克向华生冲去,帕克斯从窗台翻出去了,但只要他抓住华生……
        一切都太晚了,他只看见爆炸的那一瞬间,一切都被红色吞噬,包括那只离他不到一厘米的手。
        对不起,没能抓住你。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关于华生的记忆全部涌入了他的脑海中,如同海水一般将他包围,但却没有窒息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神奇,就好象某个午后被人温柔地抱住,不用关心任何人任何事,只需要闭上双眼,等待嘴唇上那熟悉的触感,静静沦陷。
        突然间,那感觉消失了,他躺在干燥的沙滩上,感受着粗糙的沙砾和烈日的暴晒。他看见前方那个愈来愈远的背影,他只需看一眼就知道,那是约翰·华生的背影,仅仅一眼,他就可以在人群中认出来的背影。
        约翰·华生,他的室友,他的得力助手,他的唯一的一位朋友,他的……
        牧师的声音响起,三分钟的哀悼时间过了,他看着那张黑白相片,这是他为华生做的最后一件事,挑选他的遗照。
        周围的人都在哭泣,只有他,夏洛克·福尔摩斯,不会流下一滴眼泪,正如同帕克斯所说,他是一台机器,只需进行精密的演算和推理。
        他闭上眼睛,回忆起雷德垂斯说的每一句话“帕克斯从窗口跳了出去,屋外有警车接应,警局出了内奸,炸弹是他早就准备好的,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内。”
        这是一场演出,他以为自己是主角,却没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他为自己的狂妄自大付出了代价,华生曾说这是他的性格特征,没了狂妄自大,夏洛克·福尔摩斯就不是他自己了。
        但是,没了约翰·华生,夏洛克·福尔摩斯也不是他自己了。
        他是一台机器,他只需要进行严密的计算和推演,他要在他的记忆宫殿中寻找那个遗忘的细节,他要抓住帕克斯的变数,没人可以逃脱他的追捕。
        包括你,帕克斯·琼斯。

关于霍格沃茨的小问题

  • 霍格沃茨怎么洗澡?

在第四部火焰杯中说各院的级长有自己的洗澡间,那么像哈利一样的普通学生呢?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一开始我觉得应该是各个学院有自己的大澡堂,然后大家一起脱光了下去洗的那种(要是少爷走错了格兰芬多的澡堂遇见哈利就好玩了)不过我现在想应该是单人单间的那种洗澡间霍格沃茨的女生来姨妈怎么办?

  • 霍格沃茨的女生来姨妈怎么办?

目前霍格沃茨唯一已知的可以买东西的地方是霍格莫德,但只有周末能去,还需要家长签字同意,所以霍格沃茨的女学生应该是每周去那里采购了,不过我非常好奇巫师的姨妈巾长什么样,或者她们根本用不着,只需要来一个旋风扫净就好了?

  • 霍格沃茨的学生怎么洗衣服?

我知道这个问题很智障,但我真的很好奇啊!霍格沃茨的学生会不会像我们住宿生一样天天在那里对这一大盆衣服欲哭无泪啊!

  • 霍格沃茨到底是怎么建起来的?
    又是一个智障问题,但霍格沃茨这么宏大的建筑不可能只是由四位院长建成的吧?(莫名的想到了长城)

今天我爸买了一只活鸡回来,然后我就在书桌上发现了这个,去年他都给了我一大把了。

然后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玩意可不可以拿来做杖芯?

如果有一天我上了霍格沃茨

同学:你魔杖是什么杖芯呀?我的是用独角兽毛做的。

我:鸡毛。

谁想要的可以私信我

意大利面

  尽管已经到了春天,伦敦的天气却依旧阴冷潮湿,John走进厨房,今天是Sherlock 的生日,他答应给他做意大利面。

 “John,听我说。”

 “对不起,Mrs. Hadesen。我得快点做饭,Sherlock 七点回来,我得给他做意大利面。”“John,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

 “Mrs. Hadesen,帮我拿一下番茄好吗?”意大利面在沸水里翻滚着,将番茄切成小块,丢入正在熬着酱料的小锅里,一切的动作都像是重复了成千上万次,但这是他第一次为 Sherlock做饭。

     一周前

   “John”

  “怎么了?”

  “你擅长烹饪吗?”

  “额,我的意大利面还不错。”

  “下周我生日,做给我吃吧。”

  “当然可以。”

    Sherlock回来看到这些,会很开心的吧。John打开冰箱,丝毫不在意红酒旁边放着一袋血淋淋的东西,将红酒摆在桌上,转身看了看锅里的意大利面。

   “John,你不能这样,你不能一直逃避现实,Sherlock他……”

   “Mrs. Hadesen,你能帮我摆一下餐具吗?”热腾腾的意大利面看上去十分诱人,已经快七点了,Sherlock怎么还不回来,他从不迟到。

 “John!”Mrs. Hadesen的声音让John停下了动作,他看着她的双眼。

为什么,里面充满了悲伤?今天不是Sherlock生日吗,为什么要悲伤呢?

 “John,他死了,Sherlock死了。”

  盘子从手中滑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意大利面撒了一地。

  七点了,Sherlock迟到了,Sherlock从不迟到……除了今天。

  因为Sherlock死了。

  没人会吃意大利面了,没人会拉着他的手在伦敦的大街小巷奔跑了,没人会在半夜三点叫醒他带他去办案了,他的博客再也更新不了了……

  因为Sherlock死了,所以他是一个人了。

  眼泪从眼中滴落,他死了,这三个字就像咒语一样萦绕在John的耳边,他怎么会死呢?Sherlock,他怎么会死?他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为什么这次不能呢?

  一周前他还叫自己做意大利面给他吃,昨天他还陪自己出去买食材,两个小时前他发短信说早点做饭,他很快到家,为什么……

  混蛋,骗子, Sherlock我再也不会做意大利面给你吃了。

  转眼间天就黑透了,厨房已经被Mrs. Hadesen打扫干净,火苗在壁炉里跳跃,但这一切都太空旷了,太安静了。

  Sherlock在等我,他一定是迷路了,我要去找他!John从沙发中跳起来,他要去找Sherlock,但是去哪里找,等等,那是什么?

  一扇门,他从来没有在房子里见过这扇门,但直觉告诉他,Sherlock就在后面。

  他走了过去,拧开了门把手,里面是一级级台阶,他想都没想就走了下去。

  直到撞击到地面的那一瞬间,他猛然想到:Sherlock,那个能带他在伦敦奔跑的男人,怎么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但这是见到他的唯一办法了。

  一周后,公墓里新添了两座墓碑,而贝克街221B再也没有飘出过意大利面的香味。



灯塔停更说明

因为上初三了,所以接下来的几个月要好好学习,可能没有时间来构思和写《灯塔》了,但还是会发一些小短篇,别取关啊!!!!!

想分享给你的一句话

“于是我们奋力前行,却如同逆水行舟,注定要不停的退回过去。”
                         ———— 弗朗西斯·斯科特·基·菲茨杰拉德

       一年前在书上看到这句话,盖茨比就仿佛一个乘着小船逆流前行的水手,他想追上黛西,却被激流打得粉身碎骨。
        其实我感觉黛西对盖茨比是有爱的,但她的虚荣占了上风,她爱盖茨比,却又不愿意与他共度一生,为了金钱选择和汤姆做假面夫妇。
       在盖茨比的派对上,每个人都在饮酒作乐,除了盖茨比,他并不想沉迷在那糜烂的世界中,他想追寻他心中的那一束光,就是黛西。
        但他最后还是被毁灭,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所以说为什么少年谢尔顿的结尾会有小埋啊!!!!!!

灯塔 新年小番外

         这是在一起以后的故事
         一转眼又是一年,窗外的雪花纷纷落下,壁炉里的火烧的正旺,火光照亮了沙发上正依偎着看书的两个人。
        “德拉科,在中国,在新的一年到来的时候人们要吃饺子、给红包、还要放烟花呢!”
        “是吗?我们不也要放烟花?”
        “不,这可不一样,要不这次我们像中国人那样跨年吧!”
         望着赫敏闪闪发光的眼神,德拉科犹豫了一下,“要不,我给你红包算了。。。”
        “不行,我们也要包饺子!”
        半个小时后,德拉科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决定有两个,一是骂过赫敏泥巴种,二是答应赫敏陪她做饺子。
         “额,亲爱的,你确定饺子要放这个吗?”
         “没关系,相信我!”
         “额。。。好吧,你注意安全。”
         等到赫敏将那一盘面坨坨端上桌时,德拉科觉得自己从未面临过如此大的危机,不过还好,赫敏先吃了一个。
          “啊,果然还是做不好呢,对不起,可能要出去吃了。”
          “没关系。”
          “嗯?”
          “有你就够了。”

          (本来是要和室友一起发的图和文,但是她可能要画死在桌上了。。。等会她会发漫画版的~~~)
@Chuyin44 ←_←没错就是这个孩子,大家为她加油吧。。。